网上艺术教学也如“手把手”

  ——中央美术学院的实验艺术课

  作者:邱志杰(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、教授)

  互联网教学最有意义的是提供了一个机会,向同学们展示整个研究的过程,而不只是输出结论和结果。“学习如何学习”,是为了今后学生们能够自主研究和自主学习,去面对我们今天所无法想象的新问题,这是一种“元学习”,这一想法受到了人工智能训练模型学习方法的影响。

  民艺教学课件

  “元学习”应对未来挑战

  今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来袭,开学至今都上网课。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本身就有科技艺术方向,我们的教师们对互联网技术都非常熟悉。平时的日常教学中,互联网就是重要的教学工具,基本上是每一门课新建一个微信群。

  我的研究生们,过去几年来每人每个月要交两篇小论文,一件创作,每星期要完成一篇翻译文章。我要求大家不要发零碎的点赞和表情包,要一段一段的写文字。训练自己的逻辑表达,有意识地抵制互联网上碎片化的语言,这样也方便今后整段文字拷贝下来整理出版。相比之下我们遇到的困难可能比油画雕塑之类专业要少一点,那些工作也更难通过网络来进行。美术学院其他专业的老师,也应该没有实验艺术的教师们这么熟悉互联网。

  新学期决定上网课之后,教师们在网上开会研究之后并没有调整原定的课表,完全按照原课表进行网上教学。第一个教学周期的几门课中,我给大三的学生讲《社会热点题材创作》,张国龙老师给大二学生讲《材料艺术》,陈明强老师给大一学生讲《造型原本》。张尕老师在美国给大二学生和研究生讲《媒体艺术》。目前是第2个教学周期,何贝莉和王沂老师给大二大三学生讲《口述史和社会调查》。张梓倩老师给大一学生讲《诗歌和文字艺术》。陈抱阳老师给大一学生讲《软件全景》。

  邱志杰的教学课件

  从这份课表可以看出来,有些课是要教师来讲PPT,以及组织同学们之间讨论的,而不是动手制作。讲PPT的课,教师或者同学们汇报的时候,将页面分享给同学,其清晰程度比以前在教室里面用电脑连接投影机还要好。以前有时候同学会拿出手机翻拍投影画面,现在他们倒是轻松的,直接截屏就可以了。但其实我一贯反对同学翻拍屏幕,因为他们用不着翻拍啊,我会把整个PPT都共享给他们。同学们是很容易收藏下来一个文件就自以为占有了它,其实再也不会去看。课堂上积极的互动,比收藏这些课件要更重要。

  我自己很喜欢把PPT打开着,和同学们一边讨论创作方案,一边把讨论的内容输入。完整地展示从最初的动机到作品思路成形的过程。对我来说互联网教学最有意义的是提供了一个机会,向同学们展示整个研究的过程,而不只是输出结论和结果。一开始,我让学生们分头去研究各种艺术个案,发现同学们做出来的水平不够。于是我就示范给他们看,我自己怎么上网查找资料。任何一个领域,如何从一篇全景式的论述文章中得到一些艺术家人名清单,再通过一个个人名去搜索,分别建立文件夹研究他们的作品。再从一些链接找到更多的人,直到出现的人名经常重复为止,那你就基本穷尽了这个领域。之后,马上对这个领域中所有的知识进行排序,去粗存精,产生出批判性的意识,进而提出自己的创作想法。我的浏览器页面共享给同学们,直接示范我自己是怎么做研究的。结果发现效果很好,两天之后,同学们的研究成果全都焕然一新。网上教学,有些东西也如是“手把手”地教出来的。

  这让我想到,今天的知识更新很快,任何老师拥有的知识都不足以支撑学生未来的需求。因此今天的教学重点,并不是教具体的知识内容,而是要教一种学习能力。也就是说学生在大学里面要做的是“学习如何学习”,以便于今后他们能够自主研究和自主学习,去面对我们今天所无法想象的新问题,这是一种“元学习”。我这一想法受到了人工智能训练模型学习方法的影响。

  “装置艺术”变身“物体剧场”

  除了动脑为主的研究性课程,还有一类是需要动手制作的创作课,在这方面实验艺术学院真是幸运的。我在平时的课程中,就鼓励学生使用自己身边随手可得的物品作为创作材料。过去我曾经担心学生们做了创作没地方放,也担心他们买材料花太多钱。所以我就把装置艺术课改成叫作物体剧场课,我让每个同学带20件日常物体来,一个班20个学生就有了400件物品,大家就用摆弄和组合这些物品的方式来做作品。这样做完创作之后,拍完照片做好记录,这些物品中的大多数都可以还回去,回到日常生活中,又重新变成实用的东西。这个办法在这次疫情中正好派上了大用场,学生们宅在家里面不能出门,随手用家里能够找到的家具、餐具,蔬菜水果,都能做出非常有意思的作品。

  我们的教师都很负责,也很有创造力。大一同学葛蔓私信给我,向我“投诉”他们的老师陈明强太负责任了。陈明强老师在谈到这次网络教学时说:“互联网教学可以做到多人多地同时在线,打破了空间距离带来的隔阂,它让图像、视频、声音和文字的呈现交流便捷化。一个也不能少,是我在这次网络教学中坚持的管理原则。40位同学分散在国内不同的省市,网络教学过程中,除了多人在线讨论,还可以课下一对一微信沟通,网络沟通的即时性不亚于面对面交流。同学们网课学习和在家创作具有很大的自由度,因而知识类型的获取,行为意义的构建,更多依赖于同学们自主学习的意识。”

  当然除了自己直接授课,我这个院长还有责任进行教学检查,去旁听其他授课老师上课。所有老师都上网课,对我来说就太方便了。每一个老师上课的会议号都集中在教学秘书那里。我自己不上课的时候,就进入各位正在上课的老师的课堂中去听课。院长听课制度从来没有落实得这么好!我这边听个10分钟,跳出来再晃进另一个年级的教室里听个半小时,来回切换,同时听4个年级多位老师的课,做听课记录。

  正在上课的教师和学生们经常没有发觉,有时候被他们发现了,能把他们吓出一身汗来。不过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可紧张的,因为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,每一个,实在是上得太好了!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5月10日 11版)